• 女排一主攻提前出局!进攻曾不输朱婷 今彻底沦为边缘人 2019-06-09
  • 图解丨我国医疗技术和质量双提升 人民健康再添保障 2019-06-08
  • 回复@艾鸣1:你的老蚕暴露无遗,还好意思笑?这个帖子会成为你终身的耻辱! 2019-06-05
  • 2018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亚运会选拔赛)开赛 2019-06-05
  • 为什么截留信马克的帖子?这还有摆事实讲道理存在吗? 2019-06-01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06-01
  • 人民日报驻美记者高石:美国急于将空袭打造为特朗普政府政绩 2019-05-31
  • 草莓防便秘、蓝莓护心脏 揭浆果家族的食疗档案 2019-05-31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5-27
  • 北京中关村科技企业纷纷向震区捐款捐物支援抗灾 2019-05-27
  • 中国对美加征关税相关新闻 2019-05-26
  • 阿富汗称美无人机炸死巴塔头目 后者曾下令射杀玛拉拉 2019-05-26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5-25
  • 第十届海峡论坛在厦门举行 2019-05-25
  • 《萨迦格言》——西藏文学史上的宝贵资料 2019-05-24
  • 当前位置:青海快3 > 玄幻修真 > 裁决 > 第三十九章 暗流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广东11选5单双大小稳赚:裁决 第三十九章 暗流

        ‘罗伊!‘

        刚刚走进内营的罗伊只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愕然回头,却发现一个浑身泥泞,脏的几乎看不出模样的少年,正裂开嘴,兴奋的冲自己露出一口白牙。

        ‘贾尔斯?‘罗伊一愣。

        如果不是距离近,又有那一头标志性的黄头发,罗伊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家伙,就是前天还和自己并肩作战的同伴  。

        ‘你怎么也‘

        话音未落,就见贾尔斯一声苦笑,扭头向远处指了指道:‘不光是我,你看那边‘

        罗伊举目看去,只见远处数十个熟悉的身影,正夹杂在一群民夫当中干活。有些在装卸草料,有些在拉石头,还有些在维修武器的铁匠火炉边打下手。更远处,还能看见高年级学员的身影。

        ‘怎么回事?‘罗伊都傻了。

        他没想到,e大队的同伴,竟然都被分配到了后营来。更没想到的是……

        罗伊问道:‘你们怎么干这个?‘

        ‘不干这个干什么?嘿,早知道我就和你一样最后一天才入营了,‘贾尔斯愤愤地道,“免得多受两天窝囊气?!?br />
        “告诉我,”罗伊怎么也想不明白,一群未来的骑士,被法诺和所有慕尼人都寄予厚望,想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br />
        贾尔斯咬着牙道:“我是昨天早晨……”

        听贾尔斯的讲述,罗伊才知道,原来,在学院比赛结束之后,贾尔斯第二天早晨就兴致冲冲的来到了南门大营。

        那一天,和贾尔斯有着相同想法的年轻人还不少面临即将到来这战争。这些年轻人的心头,都有着一股火热的热情。

        可是,谁也没想到

        ‘现在,我们每天早晨四点就起床,先是训练,九点开始干活,一直要干到晚上九点?!?br />
        ‘更可恶的是,那帮家伙,可没拿咱们当回事儿,动辄打骂呵斥。有受不住气的跟他们吵,立刻就有军法官来抓人。说咱们违抗军令,要受惩罚。格里芬现在还被他们关着呢?!?br />
        ‘那个大队长赫尔曼,是娜塔莎伯爵的人。现在是后营里除了首席军需官和营统领之外的地三号人物,在后勤护卫队里说一不二。所有人都怕他。就这家伙,从咱们入营,就没给过好脸色?!?br />
        ‘最可恶的是,我们打听过,只有咱们第一训练营e大队的人被分配到这里,其他两大训练营,最差的都是在中军的步兵营里面‘

        贾尔斯语速原本就快,加之肚子里憋着气,终于找到了倾吐对象,一开口就不停,噼里啪啦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倒了出来。

        罗伊越听,眉头就皱得越紧。

        原本以为,自己被分配到后勤护卫队,就已经够让人奇怪了,可现在看来,事情还远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难道

        正想着,忽然。两名护卫队士兵嘻嘻哈哈说笑着,从营房拐角走了过来。一看见罗伊和贾尔斯,顿时面色一冷。

        “贾尔斯,你在这里干什么?”左边的高个子厉声呵斥道,“在偷懒吗?还不赶紧去干活?”

        贾尔斯脸色一变,冲罗伊递了个眼色,并腿挺胸,大声道,“是!”说完。飞快地向远处跑去。

        贾尔斯一走,两名士兵冷冷的目光,就落在了罗伊的身上。

        眼前这个黑发少年,一脸迷糊木讷,手里牵着一匹又瘦又没精神的病马,身旁还跟着一只模样蠢到了极点的肥狗。他身上穿的衣服,不过是普通平民的亚麻布长衣,腰间用一根皮绳扎起来。脚下一双最多只值得上一个银泰士的猎人软底靴。

        怎么看,这家伙也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不说比起中军大营里那些贵族子弟。就是比起他那些被送进后勤护卫队的同伴来,也显得有些寒酸。

        至少,再穷的家伙,也会花几个金路郎配上一匹真正的战马。而这小子手里欠的东西,比驴子都不如。他妈的,真要上了战场。他就指望骑这玩意儿去冲锋陷阵?

        “你是谁?”另一个个子稍微矮一点,长着一个肉乎乎的酒糟鼻的士兵喝问道。

        这是罗伊报到以来,第三次被人问同样的问题了。当下又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说了一遍。

        “也是第一训练营e大队的学员?”听到罗伊的话,两名士兵对视一眼,脸上笑容都有些不屑。

        那高个子士兵问道?!霸趺聪衷诓爬幢ǖ??”

        “不是说三天之内吗?”罗伊装糊涂,“我没来迟吧?”

        “最后一个来,你倒有理了,”那高个士兵一声冷笑,摆头道,“跟我来?!?br />
        在两人的引领下,罗伊先到营房里安排了床铺。

        这营房不过十四五米长,五米宽,里面却挤进了六十个人。两边床铺上的被褥床单黑乎乎的,整个房间散发着一股汗味。屋顶和墙壁破烂不堪,地面和一些床铺上还有水渍??雌鹄?,就连马厩都不如。

        罗伊仔细观察,这营房的位置,位于内营的最外侧一群堆放杂物的房间之间,四周的围墙都是新砍伐的木桩打出来的。显然,这里原本是杂物间,新近才改成了营房。

        而真正的士兵营房,却在数十米外??雌鹄匆删徽嗟枚?。

        “这里就是你的营房。怎么,不满意吗?”那高个士兵脸上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军营就是这样,你们到这里来,是来当兵,不是来做老爷享福的。有屋子让你们睡就不错了!”

        一旁那酒糟鼻士兵道:“你被分配在护卫队新七小队,作息时间,早晨四点起床训练。九点开始日常工作。记住,这里是军队。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身份,到了这里,都把毛病收起来?!?br />
        说完。两人上下扫了罗伊一眼,转身出了门。

        “放好你的东西,就换上制服干活去。十分钟之内,我没看见你,今天的晚饭就别想吃了!”

        …………………

        …………………

        “你确定是他?”

        小楼里,刚刚脱下铠甲的赫尔曼。一边在两名侍女服侍下换上轻柔的白绸便服,一边用一双细长的眼睛静静注视着眼前的下属。

        “是的,大人?!焙斩矍氨ǜ娴哪侨?,赫然正是罗伊在军营门前遇见的那名满脸横肉的低级士官。

        此刻,他毕恭毕敬地站在赫尔曼面前,脸上甚至带着一丝和他的凶横模样完全不相称的卑微讨好,“我问过名字,是叫罗伊。黑头发,蓝眼睛。名字。模样和身高都丝毫不差。正是您交代要注意的那个小子?!?br />
        赫尔曼面无表情,静静地等侍女系好了软皮腰带,才挥挥手让她们出去,转身走到了窗户边,撩开了半边窗户。

        见赫尔曼一边往外看,一边向自己勾勾手指,那士官快步走到窗边,视线在内营的操场扫了一圈。随即兴奋地指着一个正跟在两名士兵身后的身影,低声道?!按笕?,就是那个小子?!?br />
        顺着下属的手指,赫尔曼终于看见了那个已经在脑海里转了无数次的名字所代表的少年。

        “他就是罗伊?”赫尔曼心里想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赫尔曼跟随自家领主来慕尼城的时间并不长,此前一直都在城外军营。他不认识罗伊,甚至在此之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而现在,这个名字,却因为一位贵人交代的任务,和自己有了切身的关系。

        赫尔曼仔细的打量着罗伊。

        可无论怎么看,他也不知道这个身材单薄的少年。究竟有什么本事去招惹那位贵人……

        “不知死活!”

        赫尔曼很快在心头为这小子下了一个结论。转头对那一脸横肉的低级士官道,“霍普,这小子就交给你了?!?br />
        “是!大人!”霍普一声狞笑。

        ………………………

        ………………………

        随着法诺率军离开和三大训练营学员报到结束,慕尼城,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北门口,每天依旧有变卖了家产的人们赶着马车牛车离开,去往更北方的城市避难。而南门外,依旧有络绎不绝的难民从南方而来。车轱辘的声音,从早到晚就没有停歇过。尤其是几条主路上,更是车水马龙,喧闹不堪。

        城中的人们,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能离开这里的,毕竟只是少数。而更多的人,只能沿着固有的轨迹继续生活。

        铁匠依旧在汗流浃背的挥舞着铁锤,小贩依旧在大声吆喝着兜售货物,农夫们在地里辛勤的劳作,佣兵们在跟雇主讨价还价,牧师们在诵经祈祷,屠夫在宰猪杀羊,厨师在热气蒸腾的炉灶忙碌……

        表面看去,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唯一提醒着人们变化的,就是驻守部队,全换了新面孔。

        无论是往来进出军营的骑士,城门口的卫兵,城墙上的守卫,还是大街上的巡逻队,都已经不再是大家熟悉的慕尼城卫队。

        这些新的守卫者,都来自于各大领主麾下的私兵。来得早的,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来得晚的,抵达慕尼城也不过几天。

        慕尼城卫队还在的时候,这些贵族私兵,都分散在城内外的其他军营当中接受训练。而随着慕尼城卫队的离开,城防任务,就只能交由他们接手。

        大家听说,留守的尤金将军的任务,就是把这些贵族私兵们捏合到一起,组建一支联合军队。这支军队,将作为防御部队和预备部队。一方面准备着增援前线,而另一方面,也预备这在前线有什么闪失的情况下,构筑最后的防线。

        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贵族的私兵是什么水平。

        若是领主是一位遵循传统,道德高尚的上等人,那么,他们麾下的士兵多少还能指望一下。而若是领主本身就是个该死的混蛋,为非作歹名声恶劣的下流胚子。那他们麾下的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

        况且,大部分贵族私兵平日里都是干干征税,守门和维护地方治安这类的工作,缺乏严格的训练。而在来到慕尼城的队伍中,有许多人甚至是临时征召的农夫和手工业者,除了锄头。菜刀,铁锤或木锯之外,从来没摸过武器。这样的一拨人,打打顺风仗或许还行,若是遭遇逆境,只怕立刻就成一盘散沙。

        除此之外,领主们也并非都是一条心。

        他们虽然同属于阿道夫大公麾下,但彼此之间,因为领地和利益纠葛。更多的却是勾心斗角。许多家族之间,甚至是延续多年的世仇。平?;蛳喔粢T?,或有阿道夫大公镇压,都还算好。此番在这种情形下见了面,不打起来已经算克制的了,谁还指望他们放下成见通力合作?

        唯一能够让人多上几分希望的,就只是六千多名三大训练营的未来骑士。

        呜!清晨,随着南门大营塔楼上的卫兵。吹响一声长长的角号,大营沉重的木门。在十二名士兵的合力推动下,缓缓开启。

        数十名巡逻队士兵,全副武装,手执长矛,飞快地跑出营门。

        在这些士兵的吆喝和驱赶下,牵着骆驼的商人。赶着装满刚刚屠宰的牲畜的屠夫,叫卖的小商贩,坐在马车上的绅士和夫人小姐,还有那些昂首阔步的佣兵们,全都飞快地闪避到路边。

        “出来了。出来了?!?br />
        被赶开的人们,不但没有任何的抱怨,反倒兴奋地窃窃私语。

        片刻之后,一阵马蹄声,从军营中传来。数十名鲜衣怒马的骑士,在手执长条枪旗的扈从护卫下,飞驰而出。雄峻的战马,长蹄交错,此起彼伏,在营门前一拐弯,顺着长街,向南城门奔去。

        骑士当中,几张年轻的面孔分外引人注意。

        “快看,是第二训练营的巴诺夫。听说,他已经快晋升公正骑士了?!?br />
        “兰奇,是兰奇。天啦,你们看,他居然是在长骑士的队伍里?!?br />
        “这有什么奇怪的!兰奇可是公正四星骑士!而且,我听说,这次跟随兰奇入营的四位扈从骑士,也都是公正骑士。你们想想看,论身份,天赋,地位和实力,他进长骑士,那还不是天经地义?!”

        “是啊,这帮小子可不得了。听说在入营接受的实战测试中,他们的表现让法诺将军都赞不绝口!进长骑士,人家凭的可是不折不扣的实力!”

        在人们敬畏的目光和兴奋的议论中,骑士队飞驰而过。队中的年轻骑士们目光坚毅,腰板笔直。英俊的相貌,配上一身漂亮的魔纹铠甲,简直光芒夺目,只是短短一瞬间,就不知闯入了多少怀春少女的梦中。

        为了一睹长骑士们和这些明星学员的风采,清晨的南门大街,已经是人满为患。不光是路边的酒馆和露天咖啡店挤满了人,就连两侧的天台上,也满是举着花伞,叽叽喳喳欢呼雀跃的姑娘们小姐们。

        而少有的几栋可以看见军营内部训练场的小楼,也早被人包了下来。若是哪家的少爷小姐在这几栋小楼里有那么一个小阳台,可是朋友圈子里所有人都争相巴结讨好的对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此刻,在一间墙上涂着白漆,窗户和门口栅栏都爬满了常青藤的雅致旅店二楼,就有几位贵族子弟正兴奋地看着楼下“哒哒哒”踏着石板街道奔腾而过的铁流,议论纷纷。

        “兰奇所在的,是第一骑士大队吧?”一个脸上带着一点小雀斑,相貌可爱的女孩,兴奋地趴在阳台栏杆上,扭头冲同伴问道。

        “是,”一个穿着蓝色长衣,脸上总是带着一丝笑容的青年点头道,“这是第一骑士大队的第一中队,第一小队。就是在长骑士里面,也只有最优秀最高贵的骑士,才能被选入这个小队?!?br />
        “真的吗?”女孩兴奋地一拍手,闪着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骑士队列中的兰奇,一阵痴迷,“他好厉害啊?!?br />
        看到女孩的模样。在场的七八个年轻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小姐,可是兰奇的第一号倾慕者。

        “不许笑我,”女孩有些脸红,回头嗔了一声。又飞快地扭过头去,一直目送兰奇的身影转过街角。

        “兰奇的确不错?!蹦乔嗄晡⑿ψ诺?,“看见兰奇的臂章了吗?”

        “臂章?”女孩睁大了眼睛,“你是说外套上绣的那个,有卢利安火蜂纹章,骑士盾和金星的哪个吗?”

        女孩口中的臂章,在场的同伴也都有注意。此刻听青年的话,似乎其中还有学问,顿时好奇起来。纷纷围在青年的身旁。

        “六千多名学员。能得到这个臂章的,只有六十七个,”青年解释道,“入营的时候,军中会根据他们的身份,实力和实战测试成绩,为他们排名。这六十七个人,都是三大训练营的天才。属于第一序列?!?br />
        “哦?”女孩一脸迷糊地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鼻嗄晷Φ?,“骑士学员现在没有军衔,也没有官职。这颗金星,就是他们的地位标志。拥有金星的学员,拥有长骑士和中级军官的特权,无论是宿舍?;锸郴故茄盗诽跫?,给他们的都是最好的……”

        说着,他微微一扬眉,“……这可是所有学员梦寐以求的目标?!?br />
        “是这样啊,”旁边的一个瘦瘦的女孩好奇地道?!澳瞧渌四??”

        青年道:“排在第二序列的,是银星学员,一共有五百多人。虽然地位比不上金星学员,但凭着这颗银星,他们在军中的地位和骑士们毫无二致。除了训练之外,他们什么都不用操心,洗衣刷马自然有拨来的辅兵包办。而且,军中还会拨调两名骑兵士官,充当他们的战斗扈从?!?br />
        一群衣裳华贵的年轻人,情不自禁地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这个时候,军中一队接一队的骑士,驰出营门,长龙般连绵不绝。

        如雷的马蹄声中,那青年接着道:“排在第三序列的,是铜星学员。他们是三大训练营中人数最多的。一共有四千多人。

        我听说,其中实力最强的一千人,被补充给了骑士团外围骑士当中。两千人加入了骑兵集团,作为尖刀使用。而剩下的一千多人,则送进了步军中,充当步军将领手中用于侦查,突破,骚扰和高速奔袭的精锐力量?!?br />
        众人脸上都露出恍然明白的神情,纷纷点头。一个红头发的少年扳了扳手指,奇怪地道,“六千多人,那还有一千多呢?”

        “这些都是铁星学员,实力最差的那一拨,没什么价值……”那青年淡淡一笑,显然对这部分人没什么讲解的兴趣,只是因为有人提问,这才简单的回答一句,“听说分到了北营,和城外的几个军营,以后的作用,就是守城,或者干点杂活罢了。就是乌合军,也比他们好用?!?br />
        “说起乌合军……”一个贵族少年眼睛一亮,大声道,“我听说最近几天,可来了不少厉害的家伙!”

        “对对,我也听说了!”

        “我也是!听说还有好几位荣耀骑士呢!”

        众人争先恐后地道。

        相较于刚刚入营的三大训练营学员,乌合军成立得更早,流传出来的消息也就更多。

        乌合军的组建,是从阿道夫大公离开慕尼城之前就开始了。因为有美丁城乌合军创造的奇迹在前,因此,不管是阿道夫大公还是法诺,以及继任的尤金,都极其注重乌合军的招募和建设工作。

        为了招募强者,阿道夫大公不但许下了重酬,而且,还派人前往卢利安各地以及相邻的其他行省发布任务,张贴招募榜。

        而美丁城一战,同样也影响着那些想要加入乌合军的人们。

        采邑,爵位,皇室勋章,骑士殿注册……乌合军121小队得到的一切,对这些行走在生死边缘,过惯了刀头舔血日子的佣兵们、自由骑士们乃至盗匪团中的亡命之徒们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每天,南门大营外的报名点,都围满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汉子们。

        在这个乱世当中,人命贱如草芥。大丈夫要建功立业,不过是一把刀,一条命罢了。想要拿命换富贵,甚至想要在这个时代青史留名的,不乏其人。

        慕尼城组织的第一批乌合军,总数两千余人,已经跟随阿道夫大公踏上了战场。

        这支部队以参加过美丁城战役的乌合军为核心,组成了卢利安乌合军第一团。驻守美丁城。当阿道夫的中军主力被斐烈军偷袭而溃散的时候,乌合军第一团却没有多大的损失。只有前线的一个营伤亡百余人,但也成功的撤了下来。

        而其后,为了营救阿道夫大公,补充慕尼城兵力,法诺加大了对乌合军的招募力度。到他率军离开的时候,乌合军招募人数已经超过了三千。

        不过,这并不是最让人们振奋的。让人们振奋的,是在尤金将军接手乌合军之后。

        也不知道是阿道夫大公在其他地区的招募工作起了作用,到这个时候集中爆发,还是尤金将军运气好,最近一段时间,乌合军的报名人数陡增不说,更有许多强者,出现在了报名的人群当中。

        这些强者的加入,让乌合军迅速脱胎换骨。

        他们不但实力强横,许多人更是从边军中退下来的老兵,拥有让人信服的战斗经验和领导能力。有他们坐镇,再桀骜不驯的家伙都变得规规矩矩。队伍的纪律,行军,战斗配合等方面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有小道消息传说,各大领主纷纷私下接触这些骑士,许以厚禄,希望将其收为己用。这甚至导致了军事会议上的jiliè争吵。

        身为贵族子弟,在场的这些年轻人,消息比起普通平民来,要灵通的多。这些事情,都是他们从自家长辈口中听到的。这个时候一提起,顿时七嘴八舌,闹作一团。纷纷讲述自己得到的消息。

        只有一个身材修长,气质沉稳的青年和一个比他年龄小一点的青年,默不作声地站在阳台边,凝视着下方的队伍。

        直到整个骑士团,都已经离开了,他们才回过头来。

        “怎么样?”那脸带笑意的青年,看着这两个同伴,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失了。他挑了挑眉毛,冲那年龄较小的青年问道,“夏厉,看见他了吗?”

        “没有!”那年龄较小的青年,正是离开了第一训练营的夏厉。他摇了摇头,微微皱起一双剑眉。

        “好了?!鄙砼阅浅廖惹嗄昵崆崤牧伺南睦鞯募绨?,平静地道,“明天我们俩陪你入营。只要他在军中,总会找到他的?!?br />
        那脸带笑意的青年,也点了点头。

        这个小小的阳台,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在场的男孩女孩们互视一眼,都吐了吐舌头。

        作为朋友,他们都听说过发生在阿道夫大公舞会上的事情,自然也知道夏厉想找的人是谁。

        那个家伙,恐怕要倒霉了。

        尤其是在夏厉身旁这两位,都陪他同来的情况下。

        气质沉稳的那位,名叫夏衡,是夏厉的堂兄,夏家第三代中最强的领军人物。十六岁入营从军,现年二十三岁,已经是身经百战的帝国二等虎尉,公正五星骑士!

        而爱笑的那位,则是夏衡的好朋友,战斧骑士团雷诺家族第三代子弟安斯艾尔。帝都第二训练营总营三年级进修骑士生

        (未完待续……)
    Back to Top
  • 女排一主攻提前出局!进攻曾不输朱婷 今彻底沦为边缘人 2019-06-09
  • 图解丨我国医疗技术和质量双提升 人民健康再添保障 2019-06-08
  • 回复@艾鸣1:你的老蚕暴露无遗,还好意思笑?这个帖子会成为你终身的耻辱! 2019-06-05
  • 2018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亚运会选拔赛)开赛 2019-06-05
  • 为什么截留信马克的帖子?这还有摆事实讲道理存在吗? 2019-06-01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06-01
  • 人民日报驻美记者高石:美国急于将空袭打造为特朗普政府政绩 2019-05-31
  • 草莓防便秘、蓝莓护心脏 揭浆果家族的食疗档案 2019-05-31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5-27
  • 北京中关村科技企业纷纷向震区捐款捐物支援抗灾 2019-05-27
  • 中国对美加征关税相关新闻 2019-05-26
  • 阿富汗称美无人机炸死巴塔头目 后者曾下令射杀玛拉拉 2019-05-26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5-25
  • 第十届海峡论坛在厦门举行 2019-05-25
  • 《萨迦格言》——西藏文学史上的宝贵资料 2019-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