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排一主攻提前出局!进攻曾不输朱婷 今彻底沦为边缘人 2019-06-09
  • 图解丨我国医疗技术和质量双提升 人民健康再添保障 2019-06-08
  • 回复@艾鸣1:你的老蚕暴露无遗,还好意思笑?这个帖子会成为你终身的耻辱! 2019-06-05
  • 2018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亚运会选拔赛)开赛 2019-06-05
  • 为什么截留信马克的帖子?这还有摆事实讲道理存在吗? 2019-06-01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06-01
  • 人民日报驻美记者高石:美国急于将空袭打造为特朗普政府政绩 2019-05-31
  • 草莓防便秘、蓝莓护心脏 揭浆果家族的食疗档案 2019-05-31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5-27
  • 北京中关村科技企业纷纷向震区捐款捐物支援抗灾 2019-05-27
  • 中国对美加征关税相关新闻 2019-05-26
  • 阿富汗称美无人机炸死巴塔头目 后者曾下令射杀玛拉拉 2019-05-26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5-25
  • 第十届海峡论坛在厦门举行 2019-05-25
  • 《萨迦格言》——西藏文学史上的宝贵资料 2019-05-24
  • 当前位置:青海快3 > 玄幻修真 > 裁决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同选择
    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甘肃快三走势图:裁决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同选择

        罗伊静静的看着鲁克?!辍?br />
        鲁克已然和两天前一样,悄无声息的躺在床上,虽然身体中的生命波动很强烈,但罗伊明白,这种光明之力,正在燃烧着他的生命力。

        现在的鲁克就如同一堆燃烧的木柴,总有熄灭的一天。而除了以深渊龙根来吸收光明之力之外,罗伊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他已经就此征询过奥斯汀,得到的答案,也相差无几。

        这让罗伊的心头,充满了焦虑。

        阿道夫和卡恩,走到罗伊身旁,静静的陪伴着他。良久,阿道夫拍了拍罗伊的肩膀,说道:“跟我来?!?br />
        罗伊起身,跟着阿道夫走到了阳台。

        看着清冷寂静的夜色,阿道夫沉默了一下,说道:“明天,三大家族的人就会来谈判并支付赎金。他们接受了赎金的数目,不过遗憾的是,他们也没有深渊龙根?!?br />
        罗伊的心,猛的往下一沉。

        “不过,”阿道夫说道,“我们在任务堂发布的消息,倒是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有人在清水郡深山的深渊入口,发现了深渊龙根存在的迹象,而且,其中一个佣兵小队,还发现了一个古遗迹?!?br />
        “真的?”罗伊眼睛一亮。

        他对什么古遗迹没什么兴趣,但深渊龙根,却是他此刻最关心的东西。

        “是的?!卑⒌婪虻?,“不过,因为深渊里非常危险,因此,只有高阶佣兵组成的队伍,才有能力进去探索。普通佣兵进去就是送死。现在,消息已经传开了,许多强者都在赶来。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组建探索小队?!?br />
        罗伊一阵心跳加速。

        他来回踱了两步,顷刻间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自己必须亲自去一趟。这是鲁克唯一的生存机会。不能有丝毫的耽搁和差池。万一那些探索小队没能拿到深渊龙根,或者得到了深渊龙根之后,却并不愿意出售,那对鲁克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只有把深渊龙根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才能放心!

        …………

        …………

        次日一早,天色才蒙蒙亮的时候,悬挂着三大家族纹章的马车,就已经驶入了阿道夫的城堡。

        代表安东尼亲王的,是一位名叫麦卡兰的中年绅士。

        他同样是斯嘉丽的母亲伊丽莎白自兰里斯家族带来的心腹管家。只不过和弗瑞德不同的是,麦卡兰只拥有公正骑士的实力,而他的地位之所以能够和弗瑞德并列,是因为他的智慧。

        在安东尼家族。无论是仆人还是家族骑士,都宁可得罪弗瑞德,也不愿意得罪麦卡兰。这位衣冠楚楚,英俊潇洒的先生,不会杀了你。但他会让你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失去你所有的一切,生不如死。

        代表奥斯卡侯爵的,是他的儿子和一位由西纳西里科斯塔公爵派来的特使里克斯。

        奥斯卡的儿子小奥斯卡。今年不过十六岁。父亲被俘之后,所有的事务都是由科斯塔大公处理。而这次支付赎金,科斯塔麾下重臣里克斯,就作为小奥斯卡的临时?;と顺鱿?。

        而代表萨克森行省费曼家族的,则是李察的叔叔,费曼大公的弟弟艾伦侯爵。

        这位在费曼家族当中,同样有着天才之称的中年男子。一直都是最喜爱李察的长辈之一,同时,统领着萨克森行省超过三分之一军队的他,也是李察未来接任大公宝座的最有力的支持者。

        整个谈判过程,没有任何的波澜。毕竟人在罗伊的手里。条件又早已经开出来了,三大家族需要考虑的东西,早在今天之前就已经考虑好了,因此,这些人就只是代表家族签字付钱罢了。

        在大公府的大厅里,三大家族的交割了赎金,签订了合约,并且由阿道夫作为担保人进行了见证。

        而在这一过程中,麦卡兰,里克斯和艾伦侯爵,都不停的审视着坐在长桌另一端的那个名叫里奥.费迪南德的年轻人。

        虽然早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年龄和身份,但此刻看见这个年轻人,他们还是禁不住为对方的年轻而感到诧异。他们无论如何也难以相信,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让自己家族在卢利安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

        气氛一直显得凝重而冷漠。

        慕尼城的好天气,透窗而入的明媚阳光,也没能将这压抑的气氛消融半分。

        斯嘉丽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不时看向罗伊。

        罗伊正在最后的签名。他低着头,侧面看上去,脸上轮廓如同刀砍斧凿一般,线条分明。

        仔细看着这个人,斯嘉丽的脑海中,全是他在那一夜与巴诺家族骑士战斗的身影。虽然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可斯嘉丽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天赋实力还是智慧,这个家伙,都远远超过了她所认识的任何一个同龄人。

        那些平日里围在自己身旁的贵族子弟,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帮蠢货。他们最拿手的,或许就是在舞会上如同公鸡一般炫耀自己的英俊潇洒了,可这丝毫也无法让斯嘉丽感受到任何的魅力。

        男人的魅力,在于智慧和强大。

        哪怕这个该死的佣兵是自己的敌人,哪怕他给自己的印象最多的,是冷酷和杀戮……心头一跳,斯嘉丽飞快的把目光从罗伊的脸上收了回来。

        罗伊在和约上签下了里奥.费迪南德的名字,盖上了印章,宣告了这次战争的结束。

        没有任何的逗留,三大家族的人立刻就向阿道夫告辞,然后头也不回的下了楼,各自乘上自己的马车,驶出了城堡。

        李察上了马车,就一只沉默着。

        艾伦侯爵注视这自己的侄子,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次被俘,对李察的打击实在太大了。骄傲一旦被粉碎,他恐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从阴影中走出来。

        “这下你知道天外有天了吧?”艾伦道。

        李察把头扭向窗外,他实在没有兴趣再接受一次教训。

        “其实,你也不用太难过,”艾伦知道自己侄子的脾气,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安慰道?!澳愀盖卓擅挥性鸸帜?。我们都知道,这一次只是你运气不好罢了。就连弗瑞德都死了,你能活着,就算不错了?!?br />
        李察无声无息的攥紧了拳头。

        “况且,”艾伦的目光,顺着李察的视线投向车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慕尼城街道,“你没有必要跟一个死人置气。有时候,输赢并不重要。就算你输给了他又怎么样?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发现。你还活着,还有成长的机会。而他却……”

        李察惊讶的回过头来,看着艾伦:“艾伦叔叔,你是说……”

        “你认为,他杀了小巴诺,巴诺家族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吗?”艾伦淡淡的道,“据我所知,这一次。老巴诺可下了不小的本钱?!?br />
        “真的?”李察眼睛发光。

        “当然,”艾伦点了点头道?!安还?,这跟你没什么关系。你父亲的命令,是让我把你带回去。过一段时间,我们就要出兵了。在南方,我们在许多方面都需要和阿道夫保持良好的关系,你父亲不希望你搞砸了?!?br />
        “可是……”李察不甘的道?!澳训牢颐蔷驼饷捶殴??”

        “你没听我说么?”艾伦脸色一沉,“他死定了。而且,这种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跟我回去。然后站在一边看戏。你知道,这次要对付他的是什么人么?”

        李察一呆,摇了摇头。

        艾伦微微探过身,低声说了一个名字。

        李察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凝固了。除了震惊之外,甚至还有一丝畏惧。

        “这下你明白了,这种事情不是你能够参与了的吧?”艾伦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你没有必要去和一个死人斗气?!?br />
        …………

        悬挂着奥斯卡家族纹章的马车,宽大而舒适。不过气氛却显得有些沉闷。

        自从上了马车,奥斯卡就一直沉默着,目光看着窗外,一声不吭。

        小奥斯卡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副模样,一时有些担心,坐卧不宁,把救助的目光投向了里克斯。

        同位科斯塔大公麾下重臣,里克斯和奥斯卡相交已经超过了二十年。彼此之间有着非常深厚的友谊。这也是科斯塔大公之所以在众多大臣中,特地选派他陪同小奥斯卡来处理这件事的原因。

        面对小奥斯卡的目光,里克斯微微摇了摇头。

        相较于小奥斯卡,他更了解自己的这位老友。如果奥斯卡不想说话的话,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这种情况,通常都是有什么问题在困扰着他。在没有把问题想明白,心里没有一个确定的主意之前,他是不会开口的。

        在科斯塔大公的政务会议上,里格斯已经无数次看见奥斯卡此刻的这种神情。

        马车摇晃着,十几分钟之后,奥斯卡终于结束了自己的沉思。他转过头来,对自己的儿子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然后把目光投向里克斯。

        “你对那小子的感觉怎么样?”奥斯卡问道。

        里克斯眉头微微一皱,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外表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年轻人。身材有些单薄。举止从容,心态稳定。我们盯着他看的时候,他的脸色甚至没有丝毫的变化?!?br />
        奥斯卡点了点头,说道:“继续?!?br />
        “继续?”里克斯苦笑道,“老兄,我可是今天才接触他,而且前后加起来,也不到一个祷时的时间,你认为我对他能够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见奥斯卡沉默的看着自己,里克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

        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我听说他是费迪南德家族的继承人。这个家族虽然消失了很长时间,但在罗曼皇朝时期,这个家族可以豪门望族,传承悠久。身为继承人,必然会受到极其严格的培养。不过……”

        里克斯脸上露出一丝困惑,“我从这个小子的身上。并没有看出这一点。他的言谈举止,虽然文雅得体,但少了一种贵族的气质,也没有做作的毛病,反倒给人一种蕴藏着野性的感觉?!?br />
        他说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爸烂?,我在和他对视的时候,我的感觉,更像是看见了一只河边路过的魔兽。它的目的,只是在喝水。对旁边的猎物并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只要你稍微显露一点敌意,它就会毫不犹豫的露出獠牙?!?br />
        奥斯卡听到这里,闭上眼睛,感慨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这小子。就是一只魔兽。而且,绝对是丛林里最可怕的那种?!?br />
        他睁开眼睛,把目光投向自己神情有些茫然的儿子,说道:““虽然我很不想承认,可不得不说,和他比起来,我们的子弟,实在太稚嫩了?!?br />
        小奥斯卡脸上露出一丝不服气的表情。

        不过。严格的家教和对父亲的敬畏,让他还是牢牢的闭着嘴。

        奥斯卡轻轻拍了拍小奥斯卡的肩膀。说道:“我这么说,并不是贬低我自己的儿子。也不是为我的失败找借口。而是一句实话?!?br />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费迪南德家族这些年来,都隐藏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不过,我必须承认。他们培养出了一个可怕的继承人。我甚至可以肯定,只要再给他几年的时间,我们就只能仰望他的背影了?!?br />
        里克斯和小奥斯卡面面相觑。

        即便是里克斯,也没想到奥斯卡对里奥的评价如此之高。

        “我犯了一个错误,”奥斯卡道?!霸谟黾飧鲂∽拥氖焙?,我并没有对他进行了解和调查,就基于我的傲慢,本能的做出了判断。如果我再谨慎一点,如果在做出决定之前,进行一点简单的调查,或许,我就不会为大公惹下这个麻烦了?!?br />
        “相比而言,雷诺家族的确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奥斯卡接着道,“查尔斯在最关键的时刻抽身而退,不但没有陷入这滩泥沼,而且还赢得了阿道夫的友谊。未来在卢利安,他们的处境可比我们要好得多?!?br />
        车厢里,一阵沉默。

        良久,里克斯开口问道:“正好,科斯塔大公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如果你想报复的话……你知道,大公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你。哪怕签订了协议,我们也有其他的方式对付这小子?!?br />
        奥斯卡摇了摇头。

        他看着里克斯的眼睛,慎重的道:“大公北上在即。同为南方体系,我西纳西里和卢利安不能内讧。这是其一。其二,这一战,已经足以说明里奥的天赋和智慧。相较于和这小子为敌,我更倾向于换一种更温和的方式?!?br />
        他微微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道:“或许,我们应该想办法赢得一个未来强者的友谊?!?br />
        马车里,静悄悄的。

        小奥斯卡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血气方刚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因为那里奥受辱,此刻却不但不思报复,反倒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听他的意思,似乎还要主动和那里奥做朋友。

        而里克斯的嘴角,则勾起一丝笑容。

        只有他才明白,自己这位老友做出了多么明智的决定。而这种成熟,这份眼光和理智,也正是他能够得到科斯塔大公信任的原因。

        …………

        马车已经顺着螺旋形的通天塔马车道,盘旋而上。

        可是,一路过来,斯嘉丽都静静的看着窗外,没有出声。哪怕麦卡兰几次提起话头,她也不过只是点点头或摇摇头,作为回应。

        麦卡兰有些无奈。

        哪怕智谋过人,他也拿这位任性的郡主没有办法。

        斯嘉丽是他从小看大的。她的模样继承了她母亲伊丽莎白的优点,甚至更美丽,性格也一样的骄傲,一样的任性和固执。不过,麦卡兰知道,斯嘉丽骨子里,却有着和伊丽莎白截然不同的个性。

        哪怕出身于兰里斯家族这种圣域强者云集的豪门,伊丽莎白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女人。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从来都不允许她参与政治,或者对家族的事务发表意见。

        因此,大部分时间,她和其他的贵族女士没什么区别,野心的展现,也不过是谈论一下是非,怂恿一下自己的丈夫罢了。

        可斯嘉丽不一样。她的性格和个性,更像一个男孩子。而相较于自己的母亲,她更愿意用行动去实现自己的野心。

        麦卡兰无声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一次失利,对于斯嘉丽的打击一定非常的大。尤其是在经过了几个月之前的那一场赌斗之后,她再次在同一个地方,摔了一跤。

        这似乎在证明,她再聪明,再有天赋,也终究只是个女人而已。

        而这,却是斯嘉丽最难接受的一点。

        “他活不过一周?!?br />
        寂静中,斯嘉丽听道麦卡兰的这句话,忽然一震。她转过头来,看着麦卡兰。

        “老巴诺出了一笔巨资,沃茨亲自坐镇,黑暗行刑者倾巢而出,”麦卡兰迎着斯嘉丽的目光,一字一顿的道,“所以,他活不过一周?!?br />
        斯嘉丽偏了偏脑袋,眼神中露出一丝迷茫,似乎在消化这个消息。

        片刻之后,她忽然开口道。

        “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

        “小姐,您……”麦卡兰惊讶的看着斯嘉丽。

        “我们回去?!彼辜卫鲆ё抛齑?,飞快的道。

        “为什么……”麦卡兰眉头一皱,话还没问完,就被斯嘉丽不由分说的打断了。

        “回去?!彼辜卫龅?,“不然,我就自己回去?!?br />
        .

        .(未完待续请搜索二五零书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Back to Top
  • 女排一主攻提前出局!进攻曾不输朱婷 今彻底沦为边缘人 2019-06-09
  • 图解丨我国医疗技术和质量双提升 人民健康再添保障 2019-06-08
  • 回复@艾鸣1:你的老蚕暴露无遗,还好意思笑?这个帖子会成为你终身的耻辱! 2019-06-05
  • 2018全国田径冠军赛暨大奖赛总决赛(亚运会选拔赛)开赛 2019-06-05
  • 为什么截留信马克的帖子?这还有摆事实讲道理存在吗? 2019-06-01
  • 讲述“海淀故事”之清河专场暨《京北畿甸—清河镇》新书发布会举行 2019-06-01
  • 人民日报驻美记者高石:美国急于将空袭打造为特朗普政府政绩 2019-05-31
  • 草莓防便秘、蓝莓护心脏 揭浆果家族的食疗档案 2019-05-31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5-27
  • 北京中关村科技企业纷纷向震区捐款捐物支援抗灾 2019-05-27
  • 中国对美加征关税相关新闻 2019-05-26
  • 阿富汗称美无人机炸死巴塔头目 后者曾下令射杀玛拉拉 2019-05-26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5-25
  • 第十届海峡论坛在厦门举行 2019-05-25
  • 《萨迦格言》——西藏文学史上的宝贵资料 2019-05-24